正向你买衣服买汽车一样

正向你买衣服买汽车一样

2018-09-07 03:14

中国一线城市目前的住宅消费市场还不成熟,主要是政府提供的经济适用房太少,而且在经济适用房中用于租赁的部分基本没有,逼迫白领们向市场寻求租赁。就深圳来讲,一间像样的公寓,市场租金高达2000至2400元,还不包括物业管理费和水电费、停车费等,实际支出等于月度收入的50%以上,而在同等地段购买同等品质同样面积的公寓,一般为70万至90万,按最小总价最长月供来算,也比现在的市场租金要高出400元至600元,何况还要交付14万的首付,以及两万元左右的各种税费及手续费。

什么是时尚?住房消费观念就是一种时尚。四大一线城市的白领,应该率先倡导这种时尚的消费观念,尤其是在经济危机下,倡导住宅消费不仅仅只是一种时尚,还是一种对自己对家人对未来负责任的精神。

当然,中国的住房消费市场刚刚起步,正是需要一大批年轻白领的积极参与和推进。深圳、北京的政府部门除了用廉租房解决低收入阶层以外,正在逐步考虑用经济适用房发展租赁市场,解决大学毕业生和农民工的住房问题,试想,当我们在现在的收入水平上,住房消费只占15%时,中国城市巨大的消费活力才会重新激发起来,中国经济就不需要仅仅靠印钞票来刺激了。

那么,如果用14万的首付购买公司股票呢?情况大不一样了,这也是美国白领跳槽很少的原因之一。可惜在中国的大公司很少实行股票奖励制,什么时候都只知道发钱,只有高管才能获得公司期权或者股票。在经济危机时期,股票价位已经很低的情况下,实际上许多上市公司可以用市场价购买股票奖励白领或者以低于市场的价格向年轻的白领配售,这不仅仅只是奖励财富,也是奖励信心奖励希望奖励对公司的忠诚。美国微软的普通员工,每年都有股票奖励,工作的时间越长奖励的股票就越多,对公司的忠诚度也就越高。在上海的社交场合,人们很喜欢问,你住哪儿?回答如果是,我住静安,即使还在失业也觉得非常荣耀。美国的白领见面,很少有人问住哪儿,但在什么公司是会问的,当你回答,在微软,一切ok。

近日,一位刚刚到上海实习的女大学生,向我谈起买房的事。她的理由很简单,我现在租房每年也要支出,支出了就没有了,而如果我买房,尽管每个月也要支付按揭,但是到期房子就是我的。我回答她说,不错,正向你买衣服买汽车一样,你的租房是一种消费,只不过现在的消费结构不合理,房租占你收入比例过高,如果你买房,你这个观念属于典型的投资观念,首先要付出首期款,对年轻的白领来讲,宁愿用首期款去创业也不要投到房子上,因为房子是不动产,不仅变现能力极差,而且无法应付可能出现的风险,何况,现在的房价太高。所以,中国的白领们一定要打破目前的住宅投资观念,就像衣食住行一样,当作一个普通的消费行为,你可能面临的压力要小得多,并且,不会影响创业的激情。要知道,对年轻的白领来讲,创业的激情比什么都可贵,而且只有几年。

美国的年轻白领的住房消费一般为月度收入的15%左右,很少有人在住房消费上超出收入的20%。无可否认,直到现在,美国的白领的消费意识一直是很超前的,他们花在培训、再教育、旅游、购物、汽车、休闲、运动和交友等方面的消费都比较庞大,在微软、谷歌、通用等大公司员工持股比例比较高的白领每年还有一些配售股票需要购买,而在住房消费上相对保守。这主要是美国许多城市有比较成熟的住房消费市场,或者租赁,或者按揭购买,所占支出比例差不多,如果房价过高,导致正常按揭高过租赁,那大量的白领自然而然选择租赁。

美国白领的收入很高,是上海、深圳、北京等地白领的平均收入的十倍以上,但是,美国的这帮年轻人很少有人在工作两三年,手头刚有些闲钱的时候考虑买房的。美国的本轮经济危机的导火索就是政府鼓励买房,而且是鼓励没有支付能力的阶层买房。结果,我们发现,在这些买房的被银行收楼的群体中,很少发现美国的年轻白领,而是一帮低收入的中年夫妇和我们意象中的美国老太太。这些人其实是被华人的住房投资观念所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