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一些国会议员主张

照一些国会议员主张

2018-08-18 09:30

2亿失业人口,的确也是一串复杂的数字。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失业中还夹杂着民工荒,这明显着透露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复杂性信号。最能解释的失业理由,当然是结构性矛盾,但足以说明民企与民工双重选择时的困境。一方面是企业运营、采购成、劳动力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是通胀预期高涨,低工资让民工无法生活,更买不起房。而房价暴涨,则又进一步推动民营企业转换生存思路。一旦尝到甜头,就乐不思蜀,最终又再一次拉大贫富差距。正是在这种状况下,2009年,新增房贷是2008年的5倍,令房地产相关信贷占总信贷20%,已到了警戒水平。而日本在泡沫时期,房贷及建筑亦只占银行总贷款25%。毫无疑问,房价的过快上涨,并非是经济健康的表现,而是向恶化的方向发展,地产泡沫更是危险的信号。

2亿”,这个数字到底意味着什么?金融危机刚发生时,失业统计才2000多万,2009年,中国信贷投放近10万亿,经济增长却伴随着失业反倒增长了10倍,占到了总人口的六分之一。触目惊心!

更不可忽视的是,2亿失业人口,可能也包括农民:当下的西南五省市,正在饱受干旱的煎熬:滇中、滇东及滇西东部的大部地区为100年以上一遇;贵州秋冬连旱总体为80年一遇严重干旱,省中部以西以南地区旱情达百年一遇……截止现在,全国耕地受旱面积达1.11亿亩,其中,西南五省农作物绝收面积111.5万公顷,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5省(区)受灾人口6130.6万人,饮水困难人口1807.1万人, 直接经济损失达236.6亿元。

总而言之,就业是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一把刀,人民币走向将是考验中国政治与经济实力的一个重要博弈,由干旱引发的通胀预期将打破经济增长的平衡。而剩下的,就是我们不得不去叩问房地产业,2亿失业人口到底换来什么?难道只是一场泡沫!

这一话语背景正是,在3月15日,130名美国众议员则联名致信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和商务部长骆家辉,要求将中国认定为汇率操纵国,并要求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商品实施反补贴制裁。照一些国会议员主张,美国财政部应在4月15日将中国定为汇率操纵国,然后美中展开协商,如果中国不同意人民币升值,美国就对中国实施全面贸易制裁。

当然,“2亿也是说给美国人听的。温家宝也透露:从去年10月到今年3月,中国从贸易顺差约200亿美元到今年3月贸易逆差80多亿美元,说句老实话,见到这种情况,我心里是暗暗高兴的,这是真心话。我呼吁世界上所有国家、所有有良知的企业家,不要打贸易战、货币战,因为这于事无补,反而消耗力量。我们要做到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加强合作。

如果说,环境、资源的破坏是经济发展带来的代价;如果说地产泡沫是经济繁荣的代价,如果说,失业是提高gdp的代价,那么,我们该醒醒了!

不仅如此,如郎咸平所言:如果美国将中国列入外汇操纵国,中国经济将倒退15年。美国财政部威胁要把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一旦列入了美国就可以针对中国所有出口征收27.5%的关税,逼得你不得不让人民币升值,其结果如何?根据商务部的调查,只要人民币升值3%到5%,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出口利润将为零,超过5%,将有大量的企业倒闭。

3月22日,温家宝总理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0年会的外方主要代表,在谈到失业问题时,温家宝总理说:我知道美国有200万失业人口,这让政府十分焦急,但中国失业人口有2亿,中国绝不盲目追求贸易顺差,相反,中国想方设法实现国际收支基本平衡,这是我们长期努力的方向。

根据美国法律,美国财政部必须在4月15日以前决定是否在提交给国会、有关主要贸易伙伴汇率政策的半年度报告中,把中国定性为汇率操纵国。奥巴马政府过去曾拒绝对中国如此定性。但在美国失业率高企、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以美国国会议员为代表的一些人在中国汇率政策问题上变得越来越强硬。

与此同时,东南沿海却正在浸泡在地产泡沫之中:房价上涨连连超越gdp,房价收入比逐月攀高、楼市租售比持续走低……

中国失业人口有2亿,一经传出,让许多感到不可思议,甚至认为是口误,但这确实是出来自官方的《中国日报》。

尽管上述情形显得极为简单,但我们也能从国内国际形势中,让我们感到最复杂一年的意味什么?